立即注册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点起爱彭城的一星火

2022-7-26 08:54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150| 评论: 0

放大 缩小
简介:文章作者:杨世明小 序7月17日,看到著名摄影家王昭鹏先生“徐州城下城博物馆开馆” 的美篇,我为其“题好、文好、图好、立体介绍好、音乐选得好,五好美篇”点赞,更为城下城的主旨书法“彭城”二字倾倒。徐州市青 ...

文章作者:杨世明

小 序

7月17日,看到著名摄影家王昭鹏先生“徐州城下城博物馆开馆” 的美篇,我为其“题好、文好、图好、立体介绍好、音乐选得好,五好美篇”点赞,更为城下城的主旨书法“彭城”二字倾倒。

徐州市青美协主席、徐州博物馆专家岳凯先生对我说:“ ‘彭城’这二字的来历可不一般。2021年,在徐州文庙街区地下城遗址考古时,从泥土瓦砾的大海里,考古人员从战国至西汉时期的地层里发现了这带字的陶钵,上面刻着“彭城”二字。这为寻找古彭城邑遗址提供了重要线索。”

出土陶刻“彭城”二字,以率真、力健、朴厚、宽博的形象,从2000年前的古彭城走到今天,高调地作为城下城遗址博物馆的主旨标志,迎接着她不认识的千千万万的人,她一映入人们的视线,大家就记住了“彭城”,爱上了“彭城”。

出土陶刻“彭城”,是徐州目前发现的“第一幅彭城”文物书法!她历史地担当起徐州的一张书法名片、一个文化符号的重任。

书法,一般来说是静等人欣赏,我则主张让书法与群友共舞,一起品味内容、一同品评书法,甚至携手呐喊、合唱、跳舞。

“徐州城下城博物”展,给徐州人创造了一次热爱家乡的契机、燃点。我想用书法给这契机、燃点,加一点柴、添一星火。于是写了几幅书法,如“我爱彭城”,如“爱我彭城”,还有以临摹“彭城”等。

书法发到“徐州好手艺”等群和朋友圈后,引来许多点赞声。著名航拍摄影家孙健程先生、萧县著名摄影家刘印先生则迅疾参加到共舞中来,及时做出了多幅“影像书法”。

孙健程影像作品

南京著名书法家“南天一剑”先生探讨传统书法与数字文化的结合,创造了“e书法”的概念,并出了“e书法”的专著。近年来一直关注我们的群众文化活动,看到徐州又一次热爱家乡的书法活动,他也创作了三幅“e书法”作品。

南京的“e书法”与徐州的“影像书法”名称不同,但有异曲同工之妙,都是传统书法与数字文化的结合、融合。

“南天一剑”影像作品

“爱我彭城” 书法群体活动拨动了大家的心弦,为热爱家乡之火添了一点油。其动力我以为来自三点,一是城下城博物馆开展,是与徐州人人有关的新事、大事。二是古彭城出土“彭城”二字第一次面世,也是新事,用“可染体”书写与徐州人有天然的亲和力。我曾提出“好书法都美,两书体亲和”的建议。三是一幅字、一群体和徐州历史上“三个第一:第一古书法、第一次开展、第一次面世”的热新闻共舞,与徐州人心灵相谐、相通、共振。

刘印影像作品

对写字、对书法,直面说长道短,是《徐州好手艺》等群的好风气。

伴着书写“彭城”的共舞,也引发了一点书法业务的探讨声。一般说来书法的主体字应统一、协调。我用“可染体”书写“我爱彭城”,其笔法一致,但结体有别。“彭城”源于古陶刻,今书写其结体不能变;“我爱”二字则学用“可染体”,也不能演绎为“古陶刻”。

在“笔法一致、结体不一” 两难之中,我力争写得浑然一体一些,但毕竟难以浑然一体,难以形神兼备。于是引来了两种不同看法,一曰主体字不统一、不协调。一曰这是现代“串烧”,并夸张说“创意无止境,七旬仍出新。”

外地书法家如何看?我请教了萧县著名书法家刘印先生、南京名家南天一剑先生。

刘印先生回应:“在一幅作品中有二种以上书体是允许的,要恰到好处为上。国展作品中常出现。总之,得体,协调为妙!”

刘印影像作品

南天一剑先生回应说:“杨先生给我出了一道题,我很惶恐,因为在传统书法方面我是一个小学生,并且无门无派,因此不受拘束,有点“反潮流”精神。所以一般场合,很少就书法发言。

就先生的题目而言,我很拥护毛主席就诗词写作提出的:当平仄与意思冲突时,不必拘泥平仄而以表达意思为主。我想,书法创作亦如此。一般来说,一幅书法作品应求书体的一致。但书体是为我书法想表现的内容服务的。有时书体一致会形成一种和谐韵律;但有时创作需要震撼力,就必须打破一切束缚,以求强烈对比或视觉冲击力,这时就不必拘泥书体的一致。

先生的书法隽秀厚重,虽然书体有变化,但韵味还是一致的。所以观赏起来并无因书体变化带来的突兀之感。如果功力不够的书者为之,可能效果就不那么理想了。”

南天一剑先生还从“e书法”创作的角度说如果“在表现形式上做出一定安排,可能不同书体的同框会有意想不到的视觉效果。这是我试做的一幅,‘爱我’活泼生动 ,‘彭城’庄重伟岸,再用阴阳对比之法,感觉比书体一致效果要好看许多。”

说长道短,各有心得。

孙健程影像作品

“爱我彭城”不仅大家一起活动、共同欣赏、携手跳舞、并肩争论,还引发了推动城下城“彭城”二字为徐州一张书法名片、一个文化符号的兴趣。22日,我以“可染体”笔意重写了“彭城”二字,并建议说“‘彭城’二字,将会成为徐州的一张书法名片、一个文化符号”。应该说5天来,“爱我彭城” 的字、专家的“影像书法”,以及热烈地探讨,吸引不少群友重新审视古陶刻“彭城”二字。

我市知名艺术评论家对酒当歌先生点评《彭城》二字:有兵家必争之地之势也!著名作家高铁钢先生以作家的语言说:“城字漂亮,土的两横肥沃,成似犁,有土有犁方为城。”

刘印影像作品

“笔意,字形,亲和力,俱佳!好作品!太美太美,越品越美。”我市著名绣郎,徐州市工艺美术大师席建勋先生夸张地说,并讲“建勋喜欢您写的‘彭城’作品!请您书写一套。”像他一样,不少“彭城”被要走了。

“我爱彭城”是体验书法,是“书法体新闻”,也是“标语”式的呼唤。她引得人们主动欣赏、批评,也引来合唱、共舞。中国著名美术评论家,徐州文化名人陈传席教授说:“绘画作品中美的感觉固然重要,能引起人的联想就更有价值”。(见《陈传席文集》第五卷1495页)我想书法也是如此,何况“我爱彭城”岂止于联想!

杨世明于《锦园书屋》

2022年7月22

孙健程影像作品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推荐阅读

返回顶部